🔥五味斋聊天室,香江报码聊天室-腾讯网

2019-08-23 00:24:01

发布时间-|:2019-08-23 00:24:01

举报人在家中常常被妻子以要求信仰耶稣折磨,当举报人的妻子恶意报警后,举报人在派出所又被警员误解,请问:菩萨也有三分火性,派出所警员这样对待举报人,举报人内心何以平静?何以相信流塘派出所能够秉公执法?举报人与妻子张***于2010年末共同从江苏徐州来到深圳工作,租住在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流塘***。一个是举报人于2019年6月19日所报案件的进展(因有一个自称公安干警的不明人员(被举报人六)打电话恐吓举报人,称“你举报别人,有人要找你麻烦,我们公安可不管哦。致使举报人原本幸福的家庭进一步分崩离析,给举报人的精神造成了严重损害。这个时候举报人已经发现帕***(警号:062***)有一些问题,从他的言语举止可以看出来,这个警员有躁狂(双向情感障碍)的倾向,而且偏执以自我为中心,很容易做出失控的行为。另,举报人在7月7日下午五点被放出来时在流塘派出所门口当面要求帕***等警员出具验伤单,举报人要去验伤,帕尔哈提等警员拒绝举报人的要求。5、流塘派出所的相关警员在无任何证据的前提下,长期污蔑举报人涉嫌家暴,请上级机关务必为举报人“正名”,恢复举报人的名誉。2、恳请上级机关依法向举报人开具验伤单,因流塘派出所不同意给举报人开具验伤单,举报人的伤情至今无法验伤。被举报人六:自称警察的不明人员地址:暂不明;电话:178182****。举报人在家里受妻子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到了派出所又被警察冤枉,举报人是钢铁人吗?钢铁人也有金属疲劳的时候!因此,请上级机关务必为举报人“正名”,恢复举报人的名誉。这个时候警员帕***(警号:062***)才询问我来派出所的目的,我详细地告诉了他,又听着帕***(警号:062***)脏话连篇的“他妈比的这个,他妈比的那个,这个比,那个比”地说了一些话,比如“我没读过书,不认识字,我家里有钱,他妈比的我是花钱到派出所的,我不懂法,不需要懂;我家里有三百头羊、三百头牛,出了事老子大不了回去放羊去;这四个反恐队员都是他妈比的我带到流塘派出所的,这里我说了算;曹所和尹所他妈比的做了什么事我不知道,你他妈比的报了案我刚知道”等等。

但举报人来派出所查询案件进展和询问不立案的原因两件事,一件都没有做成。而且举报人在派出所期间只是一时情绪激动大声说了几句话,没有任何行为上的危险性,根本不需要使用暴力对待举报人,只需语言控制即可!或者退一步讲即使需要使用暴力也应当控制在必要限度内,将举报人“强制传唤”至侯问室关押即可!而不需要对举报人捆绑、虐待、侮辱谩骂!举报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深圳市的合法公民。举报人在派出所大门外再次向门卫及四名反恐队员说明来到派出所的合法诉求,希望派出所对举报人的疑问予以解释,只要派出所对举报人的疑问给出合理解释,举报人不进入派出所也可以。相同的事情也发生在2019年4月23日晚21点33分(精确时间),举报人儿子的手机丢在了前往流塘派出所的出租车上,举报人遂在派出所门前打110报警寻求帮助联系出租车,在110指挥中心将警情指派给流塘派出所后,举报人到门卫室说明报警情况,要求进入派出所报案,门卫无任何正当原因说奉值班领导(曹**、尹**)的命令不准举报人进入派出所报案,同时通过对讲机联系“反恐组”包围控制举报人。

我和被迷信洗脑控制的妻子在派出所辅警的陪同下简单聊了几分钟,就被辅警要求离开房间,二十分钟后我走向房间要求再与妻子聊几分钟,还没靠近房间的时候一名辅警便抓住我的双臂意图控制我,无故被辅警控制我当然不满便挣脱了控制,这名辅警便向在场社区警员何***报告说我意图打老婆被他拉开了,在场社区警员何***便通过电话向派出所主管社区的副所长尹***汇报。

被举报人二: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流塘派出所反恐组辅警F08***、F0***、Z82***、未挂胸牌者共四人。3、举报人于7月7日下午“出狱后”拍摄的伤情照片。因此,请勿将本举报信转交给公安国保部门和民族宗教部门,他们已完成法定职责,剩下的事情及一般刑事案件是派出所的责任!请将本举报信转交其他权力部门处理。3、请求依法查处被举报人三流塘派出所主管案件的副所长曹***(警号:067***)涉嫌玩忽职守,拒不办理已经被国保大队认定为“非法宗教”的头目涉嫌诈骗的一般刑事犯罪案件,依法从严追究被举报人三的违法、违纪责任;4、请求依法查处被举报人四流塘派出所主管社区的副所长尹***(警号:057***)、被举报人五流塘派出所社区民警何***(警号:066***)涉嫌滥用职权,非法限制举报人的人身自由、非法剥夺举报人依法将迷信得几乎疯了的妻子送医的权利;依法追究被举报人四、被举报人五的违法、违纪责任;责令被举报人四、被举报人五弥补因其违法行为给举报人造成的损害,重新将举报人的妻子寻回交由家人送医。尹***接到汇报后,在没有询问我、没有核实事情真相的前提下,就命令在场社区警员何***及辅警将我控制住,安排我的妻子张***快速离开。

当时正是下午两点钟,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举报人又痛又热又渴,只能呼救!警员帕***(警号:06***)和反恐组的组长(胸牌号码:F08***)见举报人还在呼救,就把举报人带进派出所的院子中全身裹着密不透气的橡胶毯子继续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举报人多次告诉反恐组的组长(胸牌号码:F0***)举报人被约束带恶意捆扎的特别紧的肘部异常疼痛可能骨折了,要求把约束带放松点,反恐组长却说“舒服吗?舒服就好”。

可是门卫和四名反恐队员对举报人的诉求置若罔闻,举报人真觉得失望,气急无奈之下用头部磕撞了两下推拉门,力度很小未对推拉门未造成任何损坏,正准备离开。

”,举报人遂在打110报警后到流塘派出所报案。

挣脱辅警的控制后我依据深圳市康宁医院(精神类专门医院)主任医生张***在我之前去医院咨询妻子精神问题(我不信耶稣,妻子就说我身上有魔鬼)时给我的建议,向现场社区警员何***说明依据精神科医生的建议及《精神卫生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除个人自行到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外,疑似精神障碍患者的近亲属可以将其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

此后一直到晚上6点才把举报人关到侯问室,至问讯结束已是晚上10点多中,举报人才吃到午饭加晚饭。

其后的时间妻子更换了多家民间所谓的教会参加聚会,一直到2016年初换到位于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庄边新庄园***栋北片***的罗思高教会聚会至2018年11月23日。

到做完笔录已是第二天凌晨2点钟。

在举报人被放开休息了几分钟后,警员帕***(警号:0***)去食堂吃饭经过举报人旁边问举报人“服不服?”,举报人没有回答他。

致使举报人原本幸福的家庭进一步分崩离析,给举报人的精神造成了严重损害。就算不是案件,也需要在法定期限内给我《不予立案通知书》啊,总归要依法办案吧!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举报人是二等公民吗?是外邦归化到中国的蛮夷吗?!所以举报人在进入派出所后一时情绪激动,在派出所大厅及总台又未见到派出所领导,举报人只得大声呼叫希望派出所领导能听到,两三分钟后有一个警员帕***(警号:062***)从楼上来到下面,一言未发,未询问举报人任何事,即用电话通知流塘派出所反恐组到场。

而且举报人在派出所期间只是一时情绪激动大声说了几句话,没有任何行为上的危险性,根本不需要使用暴力对待举报人,只需语言控制即可!或者退一步讲即使需要使用暴力也应当控制在必要限度内,将举报人“强制传唤”至侯问室关押即可!而不需要对举报人捆绑、虐待、侮辱谩骂!举报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深圳市的合法公民。而且举报人在派出所期间只是一时情绪激动大声说了几句话,没有任何行为上的危险性,根本不需要使用暴力对待举报人,只需语言控制即可!或者退一步讲即使需要使用暴力也应当控制在必要限度内,将举报人“强制传唤”至侯问室关押即可!而不需要对举报人捆绑、虐待、侮辱谩骂!举报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深圳市的合法公民。

被举报人三: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流塘派出所主管案件的副所长曹***(警号:06***),地址: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宝田一路**号,电话:0755-2758****。

被举报人一: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流塘派出所警员帕***(警号:062****),地址: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宝田一路**号,电话:0755-2758****。

这一行为非法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非法剥夺了法律赋予我的将迷信得几乎疯了的妻子送医的权利。